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历史博览

时光中,凝结片刻成为永恒;漫长的历史,改变总在发生------

 
 
 

日志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2014-11-19 17:03:40|  分类: 【晚清剪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年前熙攘的一条路(1899年): 
   
    图中的白塔(现已毁)位于云南府城东2里处,是当时拓东路上的标志性建筑之一。图右的建筑是古真武祠,为旧“汉营”,相传是诸葛孔明南征时屯军之所,唐代建拓东城,因此祠内有诸葛亮石刻像。从照片中我们还可以看出当时主要街道的路况和两旁的集市贸易情景,是极有代表性的老昆明风情图。方苏雅选择塔洞内有人、路中有牛车的时机拍照,是为了留下尺寸上的参照。这也是他惯常的做法之一。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个性强烈的500罗汉 1900年 昆明 
   
    方苏雅拍摄这张照片时,罗汉群雕塑成不久,故彩塑衣饰簇新,色泽鲜亮,衣纹优美。对照今天我们看到的500罗汉,可以发现一些罗汉已经移位变形。比较明显的是向九天揽月的罗汉,原来的手比身长数倍,后来不知为何变短了。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昆明北城门(1899年):
城建于明代,城上之楼叫望京楼,京就是指帝都北京。从照片中可以看出城楼(包括内城门)虽然朝北,城郭的门却朝东,代表的是龟掉(摆)尾之形。此外,当时的北门外一片荒野,是昆明的坟堆集中地,因此按照堪舆家的设计不仅将城墙造得格外坚实以抵挡鬼气,还在城楼上塑有道教神像驱凶避邪。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盘龙江畔的昆明城墙(1899年):
远处的金马山影表明这是昆明小东门一带的城墙,这里地势较低且紧依盘龙江--历史上多次肆虐沿岸的一条河,也是昆明最重要的水道。据老昆明回忆,它涨水时“坐在城墙上就能洗脚”。于是治理它就成了历代统治者的重要课目。受它的影响,古昆明城池的形状建得并不方正,东边略偏。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至今尤存的东西寺塔   1900年 昆明 
“城南双塔高嵯峨,城北千山如涌波”,明初史谨在诗句中描写的这种景色,今天在昆明城仍能见到,只是东寺塔(图右)已不是史谨看见的那座南诏旧物,位置也更偏东,出了东寺街。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省垣第一名胜——圆通寺  1898年 昆明 
圆通胜境坊前的贫民:
照片上的“圆通胜境”四字相传为明末黔国公沐天波所书,但并无具体史料佐证。方苏雅摄影,很少单照景物,而这张照片中那对相互抱紧的父子与高大牌坊之间的对比,不但令画面生动,也给整副照片赋予了更为丰富的历史与人文内涵。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令人诧异的护法巨龙:
照片中的两根10米高的盘龙巨柱位于圆通寺大雄宝殿的正厅,这种代表皇帝的符号出现在寺庙中实属罕见,对之的解释也说法不一。比较可信的说法是,这一现象应该与由于“靖难之变”逃到昆明的明建文帝朱允文有关。相传建文帝到昆明后即在武定狮山正续寺出家为僧,法名应文,不久升任该寺住持。但为了避免明成祖派人跟踪,应文大师甘作一名游僧,行迹不定。圆通寺历史悠久,又是昆明城区最大古刹,应文曾在这里久居是完全可能的。否则以一外省寺庙而建如此巨大的两条巨龙,法、理上都不太可能。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海源寺百年遗影  1900年 昆明 
青山古寺,静谧安详,这是百年前海源寺给人的印象。据说从前殿内还有玉兰花一大株,根粗将近一人合抱,开花时满树皆白,香盈殿庭;寺前还有戏台,每年正月十五的庙会都有数千人前往游乐。如今这一切都已盛况不在:照片中背后的青山已成为采石场,寺内一切均破败不堪,且将房屋租借给民工贮藏炸药。呜呼!如此古寺,真的是在“火山”上面险情万状地苟延,随时都有“性命”之忧。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劫波历尽存金殿   1901年 昆明 
全国最大的铜殿:
照片中驰名海内外的昆明金殿因其坚固而熬过了战火、地震乃至“文革”,留存至今。它比北京颐和园万寿山的金殿保存完整,比湖北武当山金殿规模大,是我国目前最大的纯铜铸殿。
镇殿之宝:
很难想象照片中的两个男子能使用他们手中的武器,他们的衣着表明他们都是方苏雅的差官。可能根本就没有人能佩带左边的七星宝剑,但传说右边的大关刀是吴三桂用过的,康熙十二年(公元1673年)吴三桂62岁时起兵反清,誓师后“上马驰骋于军较场者三匝,就马上举戈而挥者三”,举起挥舞的,或许就是这把大刀。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昆明众生百态   1896年—1903年
背栗炭的青年(1899年 昆明):
栗炭是老昆明常用之燃料,旧时很多地方都有专卖店。图中这兄弟俩即以送碳、烧碳为业。他们是方苏雅照片中最健壮的中国人之一,这可以从他们富有雕塑感的体型以及背上高垒的栗碳上看出。方苏雅比较感兴趣的可能是他们背筐下的支撑柱,今天的我们则更为照片所呈现出的纯朴之美及力量感而动容。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粉墨登场的滇戏名角  1901年 昆明
倜傥小生:
由于照片是摄于富商王炽的婚礼上,可以推断主要演出者必为当时的名伶。从时间上推断,图中人物极有可能是当时驰声云南伶界的小生李小春。罗养儒形容“其唱工与做工,真为他人所不能及”,尤其是演出离别戏,能令一般妇女“泪下涔涔”,“真名角也”。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站”以待毙(1900年,昆明):
这是重刑犯所呆的牢房,右边站笼里的囚犯三天后就会论斩。为了不让他低头睡觉,一根铁刺被立在了他的喉咙下面。他们所犯何罪,有没有罪已不可考,面对照片的我们也唯有恐惧——没有人愿意再回到那个年代。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天足劳动妇女(1896年,昆明):
这位表情憨朴、体态健康的劳动妇女不仅没有缠过足,而且是赤脚站在乱石堆中,脚上有几道明显的草鞋勒痕。尽管如此,她的服装仍具有宽大繁复的时代特征(如裙外再套褂),只是为了便于劳作而大大缩短了衣袖裙裤的长度。再请注意她的耳环及其下坠心形连环,排除质地,这在大的形式上与贵妇并无差别,可见这是当时的普遍风气。只不过在贵妇那里它只是繁多喧哗的装饰之一,而在一个劳动者身上则像一个美好愿望或回忆那样有着纯朴自然的光亮。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倾城美妇人(1899年,昆明)
图中女子是时任云南府厘金局(相当于现在的税务局、海关)局长的太太,为当时昆明城内有名的美女,照片中她所拥有的一切也无不体现出那个时代的美学:圆满姣好的面相可以“望夫”,三寸金莲意味着“妇道”,加上宽大繁复的衣裙表明她完全脱离劳动;在服饰上她钿、环、戒齐全,金玉交辉,胸前挂着怀镜(抑或是香包、怀表?),镯子更是成双成对地在手上堆积;左手执一帕大概是女红作品,右手执一扇与背后诗联则是风雅所需;磁器茶杯与水烟杆为当时通用的身份地位象征,旁边一叠经书(《素女经》之类)也是每个淑女之必备。这一切与她身后的那些盆景在精神上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不过这种关于限制与矫饰的精巧美学注定将因人非草木而从后代妇女身上消逝。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领事、乞丐与差官(1900年,昆明):
照片摄于昆明城垣内最大寺庙圆通寺,是方苏雅与所有中国人合影中最亲密的一张——他的手揽着一个行乞的叫化子,而左边他的差官也露出了难得的笑容。显然照片不是出自方苏雅之手(那时还没有自拍装置),在构图、取景的各方面都与方的照片差距明显。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方苏雅与埃莲娜·马尔芒女士:
他们在1904年方苏雅任满回国后结婚。埃莲娜·马尔芒比方苏雅年轻20多岁,更多活了整整半个世纪,但始终对方苏雅保持着怀念和几乎是宗教式的崇敬。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方苏雅用过的带皮腔的相机:
类似相机方苏雅带了7部到中国,此外还从电影发明者、法国人卢米埃尔兄弟手中借走电影摄像机一台,在中国拍下了长达30分钟的无声电影胶片。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方苏雅使用过的玻璃底片盒:
这些玻璃底片尺寸各不相同,适用于不同的相机。1985年它们连同其它一些物品被捐赠给法国国家博物馆。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挂在领事衙门口的头颅:
1900年义和团运动的参与者也许都具有朴素的动机和目的:敌视基督教文化,渴望恢复中国传统的生活方式。但那是一个电报已经普及的时代,当八国联军攻入北京的消息传到昆明后,民众发现曾经默许甚至鼓励他们的清政府已经迅速转而把刀放在了他们的脖子上。这颗挂在法国领事衙门口的头颅清楚地显现了这一运动的悲剧性。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前来护驾的清军:
居中的男子姓苏,他奉命带着一支300人的卫队前往法领事署负责保护法国人。但当上万民众围困着他们时,这些连鞋也没有、背着烟筒和梭标的卫兵害怕得两条腿在裤子里发抖。但正是这个苏最后给方苏雅提供了十分有用的消息,使法国人得以在清晨撤离,避开了激愤的民众。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巨商王炽   1900年 昆明
迎彩礼的王炽一家(1900年,昆明):
摄于王炽二儿子的婚礼(迎妆日)上,右数第二人即为王炽。景中箱盒里装的都是女方的嫁妆,大致有一幅门帘、一对枕头,镜台脸盆、胭脂粉、簪环首饰、袄褂裙裤,及瓷碗瓷壶、木箱木器等日用品。方苏雅写在照片下面的法文说他参加了一个大银行家儿子的婚礼,并用法文谐音标出这家银行叫“同庆丰”。 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唯一一张有王炽本人出现的照片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炽的三小姐(1901年,昆明):
作为大户人家之女,图中的千金小姐在这种年龄总是“养在深闺人未识”。但方苏雅与王炽结为干亲,出入拍照了无所谓。照片呈现了明清昆明的少女装束,与已婚妇人相比最大的差别在于头发和首饰,茶几上的摆设则同样程式化。从她胸前的念珠来看,家里人想必信佛。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盛装的新娘:
按罗养儒《纪我所知集》记载,新娘的妆扮为:头戴凤勒,身着红绸喜衣,上顶红绉盖头;髻上于金簪外再绾一如意形铜簪,于玉镯外更套一对铜镯;下围绿布裙,于绣鞋上更套上一双绿布软底鞋,名为踩堂鞋;脚踏一卷席子,一口袋米……。图中新娘的喜衣和头饰显然档次甚高,精美的刺绣图案花纹和银玉串缀遮面,其富丽华贵即使在今天看来也散发着炫人的光彩,新娘能不顶盖头地在家中让方苏雅进行拍摄,足见方与其家人关系非同一般。但他们可能想不到,凭着这张照片,这个新娘的华服和青春已永驻于历史之中。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方苏雅时代仍能看到一些争斗戒备的痕迹,如图中这个“还没有枪高”的小哨兵,以及他们旁边的界碑和背后墙上已经残破经年的“风调雨顺”四字。方苏雅从他的殖民立场认为,先是起义,后是镇ya,都给这片土地带来可怕的破坏,只是因为居民们的努力和韧性,生命才得以延续。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昆明风俗从来敦厚纯朴,在穿着上有句俗语叫“浆青洗白”,意思是说身上虽是布衣布裤,总要洗得干干净净,白的要洗得一白如雪,青蓝红绿的要照着色道来浆上些颜料,不求奢华,但要干净清爽。图中这些人浆洗的地点就在洪化府外。洪化府大门正对着今天的洪化桥街口,当时洪化桥还在街上,为一拱桥,桥洞内在春冬季节都没有水。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背景中庞大的洪化府的建筑说明地点是在南较场,而图中男子举起的风筝被称为“寿桃风筝”(又叫“美寿图风筝”),是昆明一带典型的风筝。按理方苏雅肯定更愿意捕捉中国民间放风筝的镜头,但也许是因为民不聊生而无心消遣,方苏雅只有遣上他的差官,并在风筝尚未飞上天的一瞬留住它的全貌。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民以食为天,而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许多习惯历百年而不变:遮挡高原阳光的大伞至今街边常见,传统的豆花米线馆、锅魁甜浆馆也仍是昆明人去得最多的地方。但背景中的传统建筑已大面积、无可挽回地消失了——当然也包括图中人们那种对一个外国人的强烈好奇。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往昔昆明人婚嫁,将过妆日称作"鞭猪",甚是奇特。原因是这一天男家必须赶一对活猪活羊到女家,而猪总是怠于行动,所以只得用鞭棍驱赶。照片中的男子独自在废石上“鞭猪”,很难说他在为迎妆日做练习,而且如此瘦小的猪也是要遭讥诮的;倘若既不圈养也不放养而是如此“牵养”猪,也很奇怪。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这种传统的工艺方式今天已少有保留。图中的磨式工具是用木制或 篾制的,当时用于碾谷糖或揉茶。这种纯天然方式加工出的茶末与钢铁机器的产品有多大差别,完全取决于人们的生活哲学和宣传程度。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镇殿之宝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小镇民居(1900年 昆明附近)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消逝的草海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在迷宫般的青石板街巷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新建的金马碧鸡坊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洗马河中的驮马(1900年,昆明)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人马济济金汁河(1900年,昆明)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沃野中的河渠(1899年,昆明郊外)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行进在大观河上(1900年,昆明)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消逝的昆明古城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汪洋中的一条街(1903年,昆明) 

 

 

百年老照片1899-1904年:神秘的茶马古道【下】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悠悠滇池出水口(1900年,昆明)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